您的位置: 首页 >> 人才工作 >> 人物风采 >> 内容

玉屏县在精准扶贫中发展村集体经济在发展村集体经济中精准脱贫

来源:市委督查室 发布日期:2015年12月18日 08:47 浏览次数: 文章字号:

夏庆丰书记批示.JPG

    2015年12月17日,市委书记夏庆丰为玉屏精准扶贫和壮大村集体经济的基本经验作出批示:“精准扶贫的‘五个一批’,第一位的是‘发展生产脱贫一批’,认真解决好‘创业、就业’和壮大集体经济。玉屏的做法值得推广。”

  当前,精准扶贫进入了攻坚期,村集体经济发展面临困惑期。如何冲出贫困桎梏、撕掉贫困标签,怎么打破“空壳”困局、引领村集体经济发展,是全市乃至全省面临的共同难题。玉屏县在精准识别各类贫困村和“两有户(有资源有劳动能力无发展门路)”、“两缺户(缺基础设施缺技术资金)”、“两因户(因学因病致贫)”、“两无户(无力脱贫无力可扶)”基础上,立足于温氏生猪养殖产业,结合村集体经济发展,探索了一条新路。

  精准谋划,迅速推进

  根据精准识别建档立卡数据,截至2014年底,玉屏县69个行政村(社区)中有贫困村44个,贫困人口23144人,要在2020前实现全面脱贫奔小康,任务十分艰巨而繁重。同时,玉屏县的村集体经济也非常薄弱,截至2014年底,只有8个有集体经济收入,而且主要源于门面山塘出租、土地流转等的微薄收益,“村里面开计生例会,到了饭点连盒饭都不能解决”是很多村的老常态,村级自身发展能力不强,解决村级公益事业和扶困济难乏力,村支两委的向心力、凝聚力不足,村干部越干越没有信心,群众对村干部越来越没有信任。因此,贫困问题、“空壳”问题成了玉屏农村的最短板。那么这两块短板是否能相互助推、相得益彰、共同补齐呢?玉屏县的回答是肯定的。

  2014年,玉屏县引进温氏集团,在全县推广生猪养殖。温氏集团是一家上市公司,是全亚洲最大的生猪养殖企业。早在1989年就在全国首创了“公司+农户”的一体化养殖模式,即温氏集团提供猪苗、饲料、疫苗及养殖、防疫技术,农户建圈舍代养,出栏后温氏公司统一回收。这种模式在全国迅速复制,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已在全国22个省180多个县市全面推开。玉屏县引进温氏公司后,议定公司回收出栏生猪时以每斤不低于0.9元的保底价支付代养费,且随市场就高不就低。通过试养,一头猪最大能养到320斤,最小150斤,平均260斤,平均每头猪可产生利润230元,除去水电等开支,纯利润决绝不低于200元(按200元计)。一个年出栏生猪600头的标准圈舍,建设成本23万元,1000头的圈舍32万元,一年2栏,纯利润有12-20万元,一年半到两年即可收回圈舍成本。但是,2014年,温室生猪养殖在玉屏县并没有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因为几十万的圈舍和基础设施投入还是让不少贫困户望而却步。

  办法总比困难多。玉屏县敏锐地发现了精准扶贫、村集体经济发展和生猪养殖产业之间的互补关系:通过精准识别,玉屏现有贫困人口中“两有户”1306户3317人、“两缺户”3273户10653人、“两因户”2191户4774人、“两无户”2732户4400人,其中“两有户”、“两缺户”有劳力,缺的是资金和门路;温氏集团实力雄厚,生猪养殖技术和模式成熟,缺的是场地和劳力;村集体可以协调土地、整合项目资金建设场地,缺的是产业。聋子找哑巴,取长补短,在精准扶贫中发展村集体经济、在发展村集体经济中精准脱贫的奇妙构想诞生了。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玉屏县迅速出台了《关于立足温氏生猪养殖精准扶贫发展村集体经济的实施方案》,明确了政府引导、扶贫牵头,因势利导、精准施策,突出重点、多措并举的精准扶贫暨村集体经济发展思路。按照“四年重点攻坚、四年巩固提高”的要求,到2018年,实现所有贫困村全部出列、所有贫困人口全面脱贫,全面消除空壳村、100%的村集体经济达到10万元以上。

  经过2015年近一年的努力,玉屏县51个村制定了立足温氏生猪养殖精准扶贫和发展村集体经济的工作规划、管理机制,实现了温氏养猪乡镇全覆盖,修建标准温氏养殖园区13个,标准养殖圈舍107个,全年将出栏生猪4万头,总产值9360万元,助推523人脱贫,增加村集体经济收入近300万元,实现新消除“空壳村”43个,其中18个村能实现村集体经济收入5万元以上,12个村能实现10万元以上。玉屏县委组织部何向东部长自豪地说:“到2018年,我们就能全面脱贫,明年我们就能全面消除‘空壳村’!”

  精准施策,多元共赢

  治病要找病根,扶贫要找“贫根”,消灭空壳村更要有实招。玉屏县坚持以生猪养殖为抓手,因村施策、因户施策、因贫困类型施策,对症下药、精准滴灌、靶向治疗,多形式兴建了生猪养殖园区。兴建的养殖园区由村集体统一管理,将精准识别出来的“两有户”、“两缺户”有计划、分步骤安排进园区领养圈舍,所得利润与村集体共享分成。这既支持了“两有户”、“两缺户”精准脱贫,又催生了村集体经济,还通过村集体经济扶助“两因户”,用“两线合一、减量提标”兜底“两无户”,就能实现全面精准脱贫。概括起来,其精准扶贫与村集体经济结合发展共赢模式,主要有五类:

  一是集中扶贫资金发展共赢。扶贫资金有限,如何发挥好扶贫资金的乘数效应,确保好钢用在刀刃上、扶贫扶到关键处,玉屏一探索、一发力,就有了集中扶贫资金攻坚拔寨发展共赢这一实招。如朱家场镇的前光村是一类贫困村,现有贫困户34户、贫困人口127人,其中“两有户”6户、“两缺户”12户、“两因户”7户、“两无户”9户。针对前光积贫积弱的实际,玉屏通过由村支两委协调土地、整合项目解决水电路等养殖园区基础设施,集中扶贫资金138万元在园区内建起了6个年出栏生猪600头的标准圈舍,每年从“两有户”、“两缺户”中安排6户进园区各领养一个圈舍,一年一轮换,收益28分成,村集体2成,贫困户8成。每个贫困户领养一年收益近10万元。领养了一个圈舍的杨光禄说:“我和我老婆在这养一年,技术有了、钱有了,自己再去建个圈,这贫困户的帽子就再不用戴了!” 调研组也细细算了算,这个养殖园区一投产,前光村集体经济就可年入近15万元,村集体也“发财”了。更为主要的是,根据玉屏规划,前光村用6个圈舍支持18户“两有户”、“两缺户”,从每年近15万元的村集体经济中扶助7户“两因户”,用“两线合一、减量提标”兜底9户“两无户”,到2018年,一类贫困村前光村可全面精准脱贫。2018年后,村集体资金可达50万元以上,更能有效防贫、确保无贫。

  二是飞地灵活统筹发展共赢。村与村之间的区位条件不一样、资源禀赋不一样,村干部的统领致富能力也不一样,顺着演绎,有的村就成了小康村,有的则成了贫困村。如何走出这个因果循环,打破土地资源不足、交通条件不好、村干部发展能力不足,进而群众脱贫乏力、村集体经济空壳的瓶颈,玉屏一谋划、一统筹,就搞出了个“飞地模式”。如果说玉屏是个小县,那亚鱼就是小县中的小乡——只有4个村。前些年因铁路、高速路和工业园区建设,本来不多的地已占得几乎殆尽,铁路、高速路从村中经过,可看却不可用。但村集体经济必须发展、群众必须脱贫,怎么办?亚鱼急中生智,采取飞地统筹模式,打破地域限制,以政府引导为平台、社会化集资聚合力,项目化带动为突破口,以贫困户脱贫致富为目标,在交通条件较好的沙子坳村协调了一片土地,由4个村共同采取“扶贫资金出一点、民心党建基金借一点、产业贴息贷款贷一点”的模式建了8个年出栏生猪1000头的标准圈舍,形成一个规模化的养殖园区。4个村各管理两个圈舍,也由各村的“两有户”、“两缺户”轮流领养,所得利润55分成,村集体和贫困户各一半。贫困户领养一个圈舍一年有10万元收入,村集体两个圈舍共有收入20万元。田坪镇的南门村交通不便,发展产业资源匮乏,但南门村有一笔近七十万的产业发展金,镇里一撮合,南门村便在罗家寨温氏养殖园区飞地建设了2个圈舍发展起了飞地经济。

  三是帮扶部门助力发展共赢。部门驻村帮扶已开展多年,整体效果一直不理想。“一年几万块钱拿下去,泡泡都不起个”,很多部门把帮扶当成累赘。同样,对于贫困村来说,“一年几万块钱,一个干部来村里住几天,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村里面也把帮扶当成了“鸡肋”。玉屏县决定改变这种“简单粗暴”的帮扶模式,要求帮扶工作、“两个遍访”要与精准脱贫有机结合,与发展村集体经济巧妙融合,项目、资金、信息、技术要整合用于扶贫和发展村集体经济。如田坪镇的罗家寨村有一片占地78亩的原高速公路弃土场,该县国土局一改往年帮扶方式,采取协调“政府项目支撑+民心党建基金助力+产业贴息贷款扶持”的办法,组织罗家寨利用这片弃土场建了10个年出栏生猪1000头的标准圈舍,修建了能确保照明和燃料供应的特大沼气池,配置了基地管理用房和员工宿舍,建成了玉屏县规模最大、功能最完善、环境最优美、设施最“豪华”,集养殖、培训、观光为一体的综合园区,实现了综合利用,变废为宝。其中8个圈舍由罗家寨和南门村的“两有户”“两缺户”轮流申领代养。收益按28分成,2归村集体经济,8归贫困户,一户贫困户一年可收入16万元,罗家寨村6个圈舍可以收入24万元,南门村两个圈舍可获利8万元。另2个圈舍,罗家寨村聘用普通农户养殖,收益按37分成,代养户每年获利6万元,村集体经济每年又可收入二十八万元。这种部门帮建产业更有效促进了贫困户精准脱贫、村集体收益更加丰厚。

  四是村社协同联合发展共赢。农业专业合作社是近年来运营效果较好的农村经济合作组织,它与村集体原本就有着密不可分的血肉联系,村社合作、协同发展自然水到渠成。在非贫困村,玉屏县鼓励村集体协调土地、协调项目资金完善基础设施,先把园区水、电、路建起来,再吸引合作社入园建圈。合作社往往已经集中了该村的养殖大户和有资金、有技术的农户,玉屏县还鼓励部分“两有户”“两缺户”加入合作社。田坪镇的五里桥村原本有不少养猪能手,前些年成立了生猪养殖合作社,今年玉屏县大力推广温氏生猪养殖,村集体与合作社一合计,认为标准化、规模化养殖成本更低,风险更小,决定携手合作。合作社出资建设了10个年出栏生猪600头规模的标准圈舍,由村里的“两有户”“两缺户”轮流养殖。收益46分成,贫困户4、合作社6。其中3户“两有户”、2户“两缺户”发展脱贫意愿强烈,村集体便协调这5户也加入合作社,调剂产业贴息贷款和三权抵押贷款帮助解决入社资金问题。贫困户养殖一年可以收入5万元,加入合作社还能按股份分红。每出栏一头猪村集体提成20元,一年可收入12万元。

  五是因势利导巧妙发展共赢。玉屏县国土面积不大,又是东西贯通的交通枢纽,沪昆铁路、沪昆高铁、上瑞高速、铜大高速等都穿城而过,便捷的交通带来了各种产业的迅速发展,也造就了大量的失地农民和失地村居,他们无法发展生猪养殖产业,或者生猪养殖的产业规模不足以消化剩余劳动力,玉屏因势利导,扬长避短,大力发展生猪养殖的衍生产业。养猪,防疫是关键。温氏公司虽然提供疫苗和防疫技术,但是有的养殖户学不好,有的养殖户感到几百头猪、一个月打一次,忙不过来。平溪镇红花村敏锐地发现了这一商机,培训成立了生猪防疫公司,负责从仔猪到商品猪的全程防疫,每头收取劳务费5元,以出栏后的合格商品猪进行计算,村集体按劳务费总额的 10%进行提取。防疫公司以专业、规范的服务赢得了市场,玉屏县到2017年将年出栏生猪32万头,公司即可年入160万元。养猪,粪便处理很重要,处理不好就会造成空气、土壤、水等污染,田坪和亚鱼开展了循环利用,大力发展猪-沼-果、猪-沼-菜等循环产业。如田坪的罗家寨村招引来一家企业发展了油茶2800亩,贫困群众用土地入股,村集体负责为企业流转土地、组织劳力、提供沼肥,收益按631分成,企业6、贫困群众3、村集体1;如亚鱼的沙子坳村扶持大户种了10000亩黄桃,贫困群众以土地入股,收入也按631分成。同时,无论油茶园,还是黄桃园,都按园区景区化、农旅一体化标准打造,景区配套开发农家乐、发展乡村旅游,形成了处处养殖园、坡坡花果山、家家农家乐、户户奔小康的生动格局。

  科学分成,激发热情

  在精准扶贫中发展村集体经济,管理分成是绕不开的一环。高效的管理分成模式既能确保群众精准脱贫,又能助推村集体经济发展由“无”到“有”、由“小”到“大”。精准脱贫与村集体经济结合双赢的多元性决定了管理分成的多元性,玉屏县在发展过程中探索出了28、55、46、37、631、固定提成以及村集体经济的433分成模式,这些模式都来自村里、来自群众,带着泥土气息,很朴实、很接地气、很有生命力,无论是村支两委、还是贫困群众,无论合作社、还是普通农户,都乐于参与和接受,因此精准脱贫与村集体经济结合双赢在玉屏发展迅猛。

  一、坚持让利于贫困户,促其精准脱贫。确保贫困户精准脱贫,最大让利于贫困户,是玉屏县发展温氏生猪养殖精准脱贫的首要目标。各种发展模式中,根据政府项目资金投入比例不同,贫困户的分成比例就不一样,政府项目投入的资金比例越大,贫困户的分成就越高。同时,政府项目投入比例按一类贫困村、二三类贫困村、非贫困村遵循递减式分配。如在一类贫困村,生猪养殖园区均是由政府类投入建起来的,贫困代养户在28分成中占8,村集体占2;在二三类贫困村,生猪养殖园区是由政府类项目+民心党建基金+产业贴息贷款建起来的,贫困代养户在55分成中占5,村集体的5成负责归还贷款和民心党建基金;在非贫困村,生猪养殖园区是由政府项目+X(合作社资金、个人资金)建起来的,贫困代养户在46、37分成中占4或3,合作社或个人占6或7,村集体按每头2元或20元不等固定提成。无论何种模式建起来的养殖园区均坚持了都最大限度地让利贫困户,贫困户代养一年,最低的收益5万元、最高的有16万元,一年即可脱贫,还学到了养殖技术。再从代养收益中出资3万元,加上产业贴息贷款20万元,就可以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年出栏600头的圈舍,年收入12万元,三年内就可还清贷款、奔进小康。

  二、坚持留足资金,促集体经济滚动做大。确保村集体经济的可持续和做大做强是玉屏的又一目的。因此,在进行村集体经济收益的再分配时,在立足于按规划归还贷款和民心党建基金的前提下,剩余的村集体经济收益普遍采用433分成模式,4成作为村集体经济的扩大再生产基金,用于村集体经济的再发展。“只有将村集体经济做大做强了,才能进一步支持‘两有户’‘两缺户’、帮扶‘两因户’和完善村级公益事业,我们村干部在村里说话做事,才能腰杆直、声音大”。如朱家场镇的桐木村,在建养殖园区收到村集体经济的第一桶金后,又与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联手,规划建设薰衣草庄园发展旅游业。该庄园由村集体协调流转土地、投入资金整合项目完善水电和田间作业道等设施,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出资负责园内薰衣草的种植、景观景点的打造并进行管理经营,村集体每年提取庄园利润的10%。预计到2018年,桐木村集体经济收益将逾100万元。

  三、坚持经济刺激,最大限度调动积极性。政策措施确定后,人是决定性因素。在玉屏,村干部每月报酬只有1100元,按照“酬”“劳”相当原则,很难要求村干部把全部精力投入村集体事业上,更不能使其全身心投入到别人的脱贫和消除村集体经济空壳工作中。为调动村干部积极性,确保村干部“酬”“劳”相当,玉屏制定了村干部参与村集体经济分成的奖补办法,用新发展起来的村集体经济收益奖补村干部。具体就是新发展起来的村集体经济当年收益433分成中,4是滚动发展基金、第一个3是村集体的可支配资金、第二个3就是村干部的提成奖金。这一提成比例,既充分肯定了村干部在发展温氏生猪养殖精准脱贫、壮大村集体经济中所做的贡献,又有效激励了村干部服务群众、将集体经济进一步做大做强的热情,也让村民觉得公平合理、认为这是村干部用汗水和辛勤付出所得,也更能吸引更多能人回村担起带头脱贫致富的重任。目前,田坪的罗家寨村、五里桥村,亚鱼的沙子坳村,朱家场的桐木村,都是原在外办企业的能人回来当了村干部,恰是时来政策好,纷纷引得“雁归巢”。

  四、坚持村财乡代管,确保村集体经济安全规范。村集体收入首先要安全管理,其次要规范使用,才能实现可持续和可壮大。为确保村集体经济的安全和规范使用,玉屏将村集体经济也纳入了村财乡代管范畴。其具体方法是,在乡财政分局的监督下,开展贫困代养户(合作社)与村集体按比例分成,村集体所得分成全部纳入乡财政设列专户储存。纳入专户后,首先督促村集体上报归还贷款和民心党建基金计划,财政分局审定后按所报计划划拨还款资金;剩余部分再按433分配方案,由村集体拟定计划报乡镇政府审定后,乡财政分局按计划执行。村集体经济收支全程置于乡政府的监管下,村集体每月还要定期向村民公开财务事项,村务监督委员会(监事会)也要定期开展村务理财监督。此管理模式是从制度的层面进行设定,带来了三大利好:银行敢放贷,放贷的项目能赚钱,按时还款有保障;群众能放心,村集体经济在阳光下运行,有乡镇监管,监事会监督,群众监视;村干部无腐败,权力进了制度笼子,资金不能直控,使用还受监督。

  他山之石  玉屏启示

  玉屏县虽然有国土面积小等特异性,但自然条件、地理位置、人文风俗与我市其他区县差异不大,其通过生猪养殖业促进精准脱贫、全面消除空壳村的大量实践和探索具有很强的可复制性。

  一、培育产业是基础。选准产业、扶持培育、做大做强是突破精准扶贫瓶颈、打破村集体空壳困局的玉屏模式。该县精准识别贫困户,精准把脉村集体经济发展特点,选取了生猪养殖作为重点培育产业。猪肉是国人的刚需,玉屏县引入温氏集团,结合精准扶贫、村集体经济发展,实现了温氏养猪乡镇的全覆盖,即将实现村村全覆盖。除了已经形成的生猪养殖服务公司,猪沼果、猪沼菜,园区、景区、农家乐等衍生产业,玉屏县还计划打造肉食品加工等制造业、轻工业,将生猪养殖由玉屏县的支柱产业发展为主导产业,形成更加丰富的产业链。产业的选定为玉屏县破题村集体经济,实现村集体经济由无到有、做大做强奠定了基础,为老百姓精准脱贫、致富、奔小康选对了出路。

  二、解放思想是关键。思想是总开关。精准扶贫需要攻坚克难,村集体经济需要破题发展,只有解放思想、挣脱束缚,才能办得好、搞得活、做得强。玉屏的成功与解放思想、大胆探索密不可分,其集中体现在三个层面上:一是将精准扶贫与村集体经济的结合发展,是解放思想的一大创举,通过生猪养殖园区这一载体,实现了贫困户精准脱贫与村集体经济发展的共赢。二是创建的“飞地发展模式”,是解放思想的一大尝试,“飞地模式”有效解决了资源、交通等新天条件不足村,群众如何精准脱贫、空壳村如何消除的问题。三是敢于让利于贫困户、让利于村干部,是解放思想的一大飞跃,通过让利于贫困户,破解了项目的条块制约,拿到了项目捆绑整合的绿色通行证;通过让利于村干部,最大限度地激发了村干部的热情,吸引了能人回村任职,不仅实现了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和壮大,更有效促进了群众的精准脱贫。

  三、整合联动是核心。当前的扶贫之所以称为攻坚,主要是由于群众的脱贫难度大、需要的扶贫资金量大,仅靠扶贫系统一个部门的资金永远不够。而发展村集体经济需要资本金,村集体长期积贫积弱,只能空手套白狼。玉屏以精准脱贫为目标、以生猪养殖为抓手、以村级建园区为平台,本着“用途不变、渠道不乱、各记其功”的原则,整合了扶贫资金、民心党建基金、产业扶贫贷款以及一事一议、石漠化治理、基本农田改造等各类项目,联手打造、共同推进,不仅有效解决了资金难题,而且将各类资金和项目运用到了极致,通过捆绑,形成了合力,发挥了乘数效应,开创了多方共赢的新局面。

  四、定期观摩是推手。良方还要药引子。玉屏先是开出了建生猪养殖园区促进精准脱贫、全面消除空壳村这一良方,接着还找准了药引子。县里每季度定期组织各乡镇、各帮扶部门、各村居,对建养殖园区促精准脱贫、消除空壳村工作进行现场观摩。通过现场观摩比拼排名,有意挑起矛盾、打破平衡、引发竞争,使各部门、各乡镇、各村居在学中比、比中干、干中示范,做得好的“贴贴金”,做得不好要“抹面子”。比如田坪镇,第一季度只有3个村落实了发展规划,观摩会后立即整改,调整工作思路,第二季度迎头赶上,发展到11个村;第三季度,发展到16个;第四季度已经实现全覆盖。新店乡第二季度排名倒数第一,第三季度调整规划,摘掉了倒数第一的帽子。朱家场镇看到其他乡镇发展力度大,也不甘示弱,整合各类项目资源搞发展,基本了实现“村村有”。通过定期观摩,一个个示范点建设完善并发展成熟,以点连线、连线成片,玉屏县发展温氏生猪养殖精准脱贫、壮大村集体经济迅速实现全覆盖。

责编:组织部—张敏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

【收藏此页】 【打印】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玉屏组织工作微信平台

扫一下

“掌握”玉屏组织工作

关闭